从股至今
资龄:8年
积分:298
文章:65篇
粉丝:0

个人分类

思想理论
炒股技巧总结

归档

2020年07月
2020年04月
2020年03月
2020年02月
2020年01月
2019年12月
2019年11月
2019年10月
2019年09月
2019年08月
2019年07月
2019年06月
2019年05月
2019年04月
2019年03月

联系我们

站长邮箱:269567041@qq.com

© Copyright 2018 my95.vip

蜀ICP备17033325号-1

投资者进入证券市场做股票,无非是买与卖,但根据持仓时间的长与短和可获利空间的大与小,可以分为短线操作和长线操作。股市投资者包罗万象,既有死捂一只股票数年不动、心如止水的长线投资者,也有每天杀进杀出、乐此不疲的短线投机客。到底是做短线好还是做长线好?长期以来双方各执一词,谁也难以说服对方。其实,这主要是投资者对长线和短线的理解不够深刻。

记得有一个《桃子的故事》:长线客在春天就在桃树下等待,他知道在当年桃子总有一天会从树下掉下来,可是不知道具体是哪个季节,于是苦苦等了一年,最后往往在精疲力竭时放弃,桃子在秋天掉下来,他却走了;或许接到了桃子,可只接到桃园里一棵树上的几个桃子。中线客在秋天来到桃子树下,他知道桃子会在秋天的某个时候从树上掉下来,可是不知道具体是在哪个月;他也等了好久,最后接到了三,四棵树上的桃子。短线客在秋天来到桃园,观察桃子树的状态,找到桃子要掉落那棵桃子树。在桃子从树上掉下来的一刹那,他出手如电,接住了桃子,然后到观察好的另一棵树下,桃子又如期下落;这样,他收获了当年桃园里收获的大部分桃子,满载而归!

     还有一个《麻雀战术》:老麻雀带着小麻雀飞到离晒谷场最近的树上停下来,它说:从这里到谷堆的距离最短,所以叫“短线”。然后,它们飞到地面只啄了两粒谷子,又飞回到树枝上。老麻雀说:每次只啄两粒谷子,这样就缩短了在地面的时间,风险就小的多。小麻雀问:吃不饱怎么办?老麻雀说:一会儿没人影的时候,我们来回多飞几次。虽然我们每次只啄两粒谷子,但是飞十来个来回就可以吃二十粒谷子,这就叫积少成多。小麻雀看到有几只肥鸽有恃无恐地在谷场上来回吃着,就问老麻雀:它们怎么不怕风险?老麻雀用翅膀指着树后的顽童说:你看他们手上提着捕鱼用的网,一旦网撒到肥鸽头上,风险就降临了。果然,随着翅膀挣扎的阵阵拍打声,肥鸽们都已被罩在网中央。老麻雀带着小麻雀飞向天空。它说,大风险到来之前是很难感觉到的,我们只能伺机从不断地来回啄食,才能把大风险化成小风险,把小风险化成没风险。

    还有人这样形容长短线:当一根绳子被多次剪断,然后再重新打结接上,那么这个绳子肯定比原来短的多。当然,股市里还不断有人在讨论打短工与扛长工的问题。

    到底是短线好,还是长线好?各有说辞,莫衷一是。

其实,做股票或者期货现货等应当因势制宜、因人而异、因资金量的大小而定。

首先,大的方面必须要认清当前的形势,就像《操盘感悟之十七和十八》里所说的,在熊市里做长线,其结果就是打着灯笼上茅房----找死。在我们身边有很多股民为什么会深套?有的亏损达50%以上,其主要原因就是战略上的问题,在头脑意识里根本就没有趋势的概念,分不清什么是上升趋势,什么是下降趋势,什么时候离场,什么时候进场,什么时候做短,什么时候做长。无论牛市还是熊市每天都在股海里盲目搏杀,他们赢利时频繁地做短线,亏损时被动地做长线。
特别是在下跌趋势中,一旦套住,第一选择是就地卧倒,任亏损不断扩大。正应了那句股言:短线变长线,长线变贡献。

市场是千变万化的,股市有熊有牛,行情有大有小,如果我们始终抱着一个僵化的思维,无论是什么行情,一定要做长线或一定要做短线,这对日后的投资生涯是非常危险的。股价每个阶段的走势是不同的,在不同的阶段都有与其相适应的交易方式在获利,并且在大波段(长线)中常有许多小波段(线形)的回档行情,但许多投资人参不透这点,常把长短波的判别工具混淆使用,导致操作手法与决策错误,也正是因为市场波动和交易方式的多样性,致使投资者难以找到适合自己的交易方式,无从确定自己的交易方式,这也是导致投资者亏损的一个原因。

  在军事理论中,有一个非常著名的观点:“水无常形,兵无常势,水避高而趋下,因地而制流。”意思是讲,领兵打仗不能总用一套作战方法,应该根据战场上形势的变化,根据地形的变化,根据敌我双方力量的对比,知己知彼,实事求是地作出符合客观实际的作战方针、策略,这样才能取得全局或者局部的胜利。否则打败仗是必然的,打胜仗则是偶然的。

这和我们做股票、期货买卖是一个道理。在市场上,多空双方其实就是敌对双方。敌对双方的力量总是在不断变化之中,一方可以在一个阶段获得绝对的主动,但不可能永久地占优势。一方可能暂时处于劣势,但终有一天有出头之日。

在股票市场上,我们只有等待多方胜出,跟随主流资金进场,才能借助于多方的力量,取得良好的收益。下面这幅图很有借鉴意义:当主力(主流资金)大举撤退的时候,做为散户只有跟随主力一并撤退,才是最佳的选择,否则,单靠散户的力量坚守抵抗,无疑于螳臂挡车,悲剧是可见的。当下跌趋势形成的时候,就像一列下滑的火车,你为什么不赶快逃离铁轨,躲避随之即来的倾轧,而选择“就地卧倒”呢?

  和股市不同的是,在期货市场上,我们扮演的角色是不固定的。也就是说我们在任何的一个时间,任何一个位置,既可以加入多方的阵营,也可以加入空方的阵营。因此,我们在做期货交易的时候,必须做到审时度势,把握主流资金,始终站在力量最强的一边。做到了顺应趋势,也就达到了天人合一的最高境界。让大趋势的天时和作为我们个体的人合二为一,我们就会成为市场中的赢家。

  总之,什么时候该做长线?什么时候该做短线?是由市场来决定的,而不是由个人主观去想当然,关键是要看当时的市场状态。现在市场提供的是短线机会,如果我们非要去做长线,必定会像“肥鸽”一样套在网里,赔得一塌糊涂;如果市场提供的是长线机会,我们非要去做短线,结果就像“麻雀”一样,费尽周折也吃不出“肥鸽”来,或者是丢了西瓜捡芝麻,或者是丢了甜瓜捡苦瓜。非常遗憾的是,在现实中很多投资者经常会犯这样的错误。本来是一个短线反弹的行情,投资者却抱着长线的思维入场,落得深度套牢;另一种情况是,市场明显处在中长线上涨趋势中,投资者却忙进忙出打短线,一看行情涨起来了,马上追进去,不幸追到了一个阶段性的高点,接下来的短线回调,赶紧止损出局;不久,行情又再度涨起来。又赶紧追进去,接下来又是止损出局。结果呢?一个大行情下来,并没有赚到多少钱,可能还亏钱。在已经形成上升趋势的时候做高抛低吸的短线操作,这样是很容易踏空行情的,在机会的旋涡中闪展腾挪的短线英雄,则可能由于过度沉迷于欣赏自己的优美身段和小巧工夫,反而放弃了对获利的深入思考和对长期稳定获利的追求。就像《操盘感悟之十八》里提到的L女士在牛市中选择了短线交易,每天进进出出,劳神费力,一轮行情过去了,也没赚多少,白白浪费了一场大牛市和失去了一只大牛股。要知道,即使是最强势上涨趋势,中间也会有短线的下跌。这样做来做去做成了近视眼,只看到了蝇头小利,而放弃了赚大钱的时机,操作成绩自然不会很理想。

所以,我们在操作中,首先要从战略角度上对当前的市场运行状态有一个明确的把握,按照市场可能发生的趋势级别,该长则长,该短则短,长线行情决不做短,短线行情决不做长。

其次,我们进入证券市场的目的是为了获利,短也好,长也好,都不是目的,而是获利的方法和手段。获利的关键不在于做短与做长,而在于对市场时机的选择和个股投资策略的选择。是做长线还是做短线,除了因势而宜外,也应该因人而异、因时而异。所谓长线是金,短线是银的观点有一定的误区,由于每一个人的精力、时间、水平和资金量的大小各有不同,应该采用适合自身情况的操作方法。每个人的性格决定了他的投资方式,有人性格稳重,对市场每天的变化反应不是很敏感,短线操作水平又不是很好,那么这类人就适合做长线投资。只选择大级别的操作机会才进场,其他时间就像蝉一样耐心地潜伏下去,一俟时机成熟,才会破土而出,一旦确认底部后就翻空做多,将货币转换为股票,从空头转化为多头,并一直捂股做多。其间虽然会有各种局部利空,股价会有局部回档,但长线客认定趋势就一如既往地长线做多

有人喜欢冒险,性格激进,对市场每天的变化反映很敏感,那么这类人就比较适合做短线。有人形象地说,短线交易者是艺术家,因为无论行情涨跌,他时刻需要保持对行情的热情,并始终处于紧张和兴奋的状态。而长线交易者是工程师,他需要对整个过程进行控制与修正,并且需要忍受期间市场的合理调整与异常时期的宽幅震荡。因此,前者需要的是激情,后者需要的是理性。

    存在即是合理的,实际上要想赚大钱必须学会长线持仓,但如果要想赚快钱就要学会短线交易(期货日内交易);心理承受能力稍差的人最好使用短线交易策略,心理承受能力较强的人应该选择长线持仓系统;非专职的交易者(指交易时间不能完全专注于交易,而是有其它工作要做的人)应该使用长线持仓的交易系统,专职的交易者有条件使用短线交易系统。对于资金量小者适合短线交易,可以选择短期涨跌凌厉的袖珍股,充分发挥船小好调头的优势。对于资金量大者,则应选择中盘以上的绩优股,方便于适时进出。其实炒股,散户讲究灵巧,中户讲究浑厚,大户讲究拙璞。 

    长线与短线,有得必有失,两全其美甚至三全其美的事无论在生活中还是在股市中都很少有,关键的是你要明白你要什么?要长线高收益,就要不在乎短期的涨涨跌跌,能够经的起电梯对你心理的考验和折磨;要短线,享受每天赚钱的快乐,就要面对隔一段时间后,看自己曾操作过的股已翻番的痛苦,还不如捂住不放的后悔。如果说长线和短线一块做,除非你已经有了相当高的投资策略和操作技巧,否则,等待你的将是一枚苦果,因为没有绝对正确的方法可以打捞到所有的行情。

期货交易方式可以归纳为:短线交易、中线或波段交易、长线交易。你不要幻想把这三种交易方式集于一身从而把价格曲线拉直,把价格曲线拉直是一个无法实现的梦想,这个不切实际的梦想使绝大部分投资者陷入亏损的泥潭。你应该根据自己的性格和交易品种的特性来确定自己到底是应该以短线为主还是中长线为主,一旦确定就不要轻易改变,否则你会陷入不知所措之中。这三种交易方式的投资理念和对投资者的要求各不相同,投资者应根据自身的情况来选择适合自己的方式。

除了人的性格外,决定我们投资是短线还是长线的,还有看所选择的公司情况,看所选择的公司是否有值得长线投资的价值。股价的短线波动和基本面没有太大的关联,但股价的长期波动一定是和基本面有关的,这已经是被中外市场证明了的道理。在选择股票的时候,技术面好但基本面不好的品种,应该做短线比较好一些。技术面好基本面(有成长潜力)也好的品种,应该做长线投资比较好。长线品种的选择,需要以基本面为支撑,介入时机最好在底部区域有启动迹象或即将完成调整时。短线品种的选择,主要以量价、形态为主,尽量选在强势波段的起始位置,而不必在业绩成长上纠缠太多,反正我们也不准备做它的股东。一般来说做长线的股民应当较多地关注中长期的国家宏观政策和产业政策。对产业群中具有发展潜力,处于“朝阳”地位的产业应注入较多的关心。而做短线的投资者则应更多地关心市场面的指数和指标,以便于及时地出入。可以总结出这样一句话:在价值的基础上产生了长线交易,在概率的基础上产生了短线交易。当然,长线投资者也可分为做波段和长期持股两种。做波段考验的是对行情起落的把握能力,于行情的启动阶段敏锐入市,在波段行情的尾端果断出市。

短线交易主要依赖投资者的盘感,而不是理性的大量的基本面分析。短线考验的是对市场的感觉能力,能敏锐地感觉到哪只股票是强势股,有资金关注,及时地跟进去,又能迅速地判断强势已止,及时地退出来。短线不用去考察股票的基本面,亏也好、盈也好,短时间有上涨力的就是好股票。所以,短线操作者注意的是传闻、题材、时政影响、资金流向,乃至短线指标。短线交易对投资者的要求非常高,特别是在期货交易中进出场容不得半点犹豫,胜负往往取决于一个点,快速的止损和获利平仓的敏感度会超出普通投资者的想象。短线交易看似容易成功但却很难,你甚至可以跟一位短线交易者一起交易,最终可能是他赚而你却是赔的。价格在一天中的波动主要来自于交易者的情绪和心理以及资金的作用,特别是在大幅震荡行情中尤其如此,这种行情也是短线交易者的理想行情。而良好的盘感不是一朝一夕所能形成的,它需要付出巨额甚至惨痛的代价!短线交易很容易模仿,但不容易成功!因为短线交易需要投资者的心灵与市场的波动节拍相吻合,至少是大部分情况下相吻合。正常人都用脑子来决定行动,而短线交易者是用心灵来决定行动,甚至可以说是第一反应或者本能的反应来交易。短线交易买卖不需要世人认可的理由,它是一种身心合一的行为,是一种艺术,是一种境界,你可以总结,但很难达到他的高度。成功的短线交易者就如同顶尖的艺术家,容易模仿但很难达到他们那种境界。

股市中短线高手最具代表性的是石开。1999年,他把4.8万元炒成了22万元,赚了400%。12个月全操作,交易量达到惊人的1400多万元。他的经验是跟住热钱的流向,在市场中最具活力、最敏锐、最有创新意识,热钱是市场的先知先觉者。他的选股依据是,以一二个星期到一个月为期限,主要考察跟踪日换手率在5%至20%的个股,而且经常满仓做一只股票。石开对投资者有一个忠告:一般非职业投资者不要太频繁换股。

长线交易完全不同,如果说短线交易者是艺术家,则长线交易者就是工程师。艺术家进行艺术创作充满兴奋和激情,而工程师进行工程却充满艰辛和挑战,因为工程需要长期努力,中途会出现意想不到的情况。长线交易更注重理性,而不是激情。长线交易理论上更适合广大投资者,因为他注重理性,但也正是因为他太理性和客观,就会失去每日交易的兴奋,形成一种孤独和更需要忍耐力的交易行为,有点象苦行僧,这种清苦让很多人重新加入到短线交易行列中去。

长线交易追逐趋势,认为趋势是自己唯一的真正的朋友,是自己利润的来源,他不重视价格的日内波动,认为价格的日内波动几乎和自己没有关系,这也会让人觉得麻木不仁,甚至象个傻子,他也不重视第二天行情会怎么走,他只重视趋势是否结束。长线交易者持仓的忍耐力绝非一般投资者所能理解,也非一般投资者所能承受。市场有一种误解,认为长线交易者之所以能够长期持仓是因为他能预测到市场的趋势终点所以才能放心长期持有!这真是一个天大的误解!其实长线交易者跟你一样不知道市场的未来结果,他只是遵守纪律和跟踪趋势。守纪律长期持仓要忍受常人不好理解的痛苦,可以说长线获利就是漫长的市场折磨所换来的!市场的大幅波动可以轻松的吃掉原有持仓的大部分利润,最难以忍受的是这种回折往往还是你认为确实要发生的,也就是说你眼睁睁的看着利润回去,这就如有人在你有准备的情况下抢走你的钱一样,这种痛苦你能理解吗?你能接受吗?长线交易者要放弃很多认为必然有把握的获利机会而换取长期利润。另外,长线交易的机会较少,市场一年之中大部分时间都在震荡,震荡之中往往在持仓获利的情况下转为亏损,这种折磨足以击跨任何人!同时,市场有时大幅回折,并产生趋势结束的信号,你也被迫在失去很大一块利润的情况下平仓离场,而之后市场又朝原来的方向运行,此时你必须得有超人的勇气和毅力再次进场,这些情况说起来容易真做起来会超出你想象的难!确实,长线交易最重要的是保持客观和遵守纪律,在很多情况下要放弃你自己鲜活的思想和判断,但结束一次成功的长线头寸却可以获取令人羡慕的回报,这也是长线之所以令人向往的原因。长线交易有一个最大的特点:亏小赢大,他不重视盈亏的次数比例,而重视盈亏的质量,这是他与短线交易的最本质区别!

   在一轮上涨行情收局的时候,短线投资者往往羡慕长线投资者取得的丰厚收益,面对在底部曾经被自己买卖过,目前已经翻番,乃至翻几番的股票也往往后悔不已,或者自嘲一番。然而,短线投资者又怎么能够理解长线投资者在此期间精神上所付出的痛苦呢?

1)长线投资者要忍受投资期间市场大幅波动时“坐电梯”的折磨,要忍受原本已经取得的账面利润被阶段性缩减的痛苦。
(2)长线投资者在行情运行过程中要放弃其它许多自认为非常有把握的投资机会;必须要忍受其它个股轮番涨停的诱惑与刺激下的痛苦。
(3)长线投资者既必须时刻关注着各类市场信息动态,又必须长时间按耐不动。一年或者几年时间里只有很少的几次买卖时机,但时时经受着市场上各种噪音的影响。
(4)在局部时间里,当别的投资者享受着盈利乐趣的时候,长线投资者可能要经受阶段性亏损的打击,这种折磨足以使许多长线投资者半途而废,前功尽弃。
(5)在市场极度低迷或者狂热的时期,长线投资者需要长时间保持着自身的冷静与豁达的情绪,以及客观和理性的思维,并且需要时刻坚守着既定的操作纪律和规则约束。

    总之,在股票、期货等市场不论是做短线还是做长线,做的好都可以赚钱,做的不好都会赔钱。长线、短线本来就没有好坏之分,萝卜白菜,各有所爱,长线短线,各有依赖。短线与长线也无优劣之分,只要适应就行,只要擅长就是。拉里·威廉斯和坦利·克罗都是期货市场炙手可热的交易大师,这两个人的交易风格完全不同,前者是崇尚短线交易,他的名言是“短线交易者可以以光速来回变动,改变立场,甚至可以从恐慌中获利”;而后者则是世界著名的长线持仓大师,他的名言是“能够持续不断赚大钱的交易者,是那些建立较长期仓位的人,他们往往是顺着大趋势操作”。从表面来看,这两种理念似乎是矛盾的、冲突的,但毋庸置疑,他们各自都在投资领域取得了令人艳羡的成绩。

巴菲特和索罗斯是世界上最成功的投资者。他们都是白手起家,仅靠投资变积累了数十亿美元的财富。巴菲特的投资策略是购买那些他认为价格远低于实际价值的企业,并“永远”持有它们。而索罗斯的投资策略是在货币市场上做神出鬼没的巨额杠杆交易。他们都是伟大的投资者,然而他们的投资风格截然不同,巴菲特是长线投资,索罗斯则是短线投资。可以说,长线投资产生了巴菲特,短线投资产生了索罗斯。 

    从物理学上讲,长和短只是一种计量单位,它们是相比较而存在的,是相比较而发展的,可以肯定地说,没有长就没有短,没有短也就无所谓长了,在自然界当中,大到宇宙的光年,小到物质的原子、分子,它们都包含着长和短。在市场上,长线和短线,都有获利的机会和风险,并没有因为它们是长线和短线,就有正比和反比之分。历史上吕布炒短线炒赔了,姜子牙放长线钓到了大鱼。所谓的放长线钓大鱼,说的是时间与利润的关系。如今的市场上有好多短线技术并不成熟人,总是希望在股市里,昨天栽树今天就想摘果,今天上床明天就想抱娃,但结果往往是事与愿反,欲速则不达。当然,对于那些短线高手,在有风险控制手段的前提下,短线的积少成多,在一般行情中也能取得超额收益,这种短线机会的复利能否发挥作用,则取决于利润的稳定性。但对于大资金、大作手来说,在大势向好选对股票的前提下,长线更能取得非常稳健的高收益。

 简言之,短线搏效率,长线搏倍数。短线靠敏捷,长线靠忍耐。短线的精髓是跑的快,长线的精髓是拿的稳。不同波段,随机应变,长短策略,灵活运用,如何做到每战必胜则是每一个投资者必须深思和面对的问题。

    从市场的整体方面讲,股市就像一列火车,既有短途客,坐一站,下一站,也有中线客,看好一段,坐一段。还有长线客,从始点坐到终点。股市里既有长线的稳定坐客,又有短线的匆匆过客,上上下下中始终保持着客源的流动性。

    人生的之路何尝不是如此,量不完长与短,该长的时候不能短,该短的时候不能长。人生太短暂容不得我们去挥霍,旅途太长久要靠我们一步步走.......

    引自李白的一句诗做为结束语吧:“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