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家老金
资龄:10年
积分:417
文章:96篇
粉丝:0

个人分类

交易技术
自我修练

归档

2020年07月
2020年04月
2020年03月
2020年02月
2020年01月
2019年12月
2019年11月
2019年10月
2019年09月
2019年08月
2019年07月
2019年06月
2019年05月
2019年03月

联系我们

站长邮箱:269567041@qq.com

© Copyright 2018 my95.vip

蜀ICP备17033325号-1

     我一直都认为日K的中期均线具有不可逆性,100亿资金逆势也是死。我在前面已说过:每一根中级均线大势的有效跌破或站上,开启的都是宏大的趋势行情,逆之则死。它们代表的是一种经济大势或商品大势,反应了诸多的宏观的深刻基本面,在一定的时间窗口,几乎没有人可以改变这种大势。只有你们对这种势的理解深入骨髓了,才能有完全的信心去运作大波段。比如,上证指数有效跌破60日均线,请问天下有几人能随便改变这种势呢??

    有人说我是轻仓死扛。。。???我的前提是稳固的大势观+科学的相对大的止损,这个“相对大”不是你们所理解的无限大,稳固的大势观,更不是你们这些倒了1-5年的人所理解的势。道氏很早就极其正确的指出,长期趋势(PRIMARYTREND)是无法被操纵的。巴林银行的李森,在1995年,以100亿美元逆日K的60日均线,做多日经指数,只3-4个月时间就被市场消灭了。我对日K的中期均线与30分K的小势的中期均线,有特别的敬畏,一个是判断大势的依据,一个是具体操作的依据。

 本人写下这篇文章,不指望也从不屑于与无知自负爱抬杆之人交流,更不屑于与做广告者打听隐私者交流。一个好的观众就够了。我追求的是平凡宁静的生活,真挚的朋友与以诚相待。我不希望期货人的漂浮,自卑,盲目自负的,丧失理性的情绪反应在这篇贴下。平凡中的宁静是我最大的追求。 

一个期货老人的苦口忠告》这篇文章的精彩摘选

    维奥莱塔静静地听,当克罗尔先生开始专注于自己的独白后,维奥莱塔就被对方类似神话般的叙述所吸引,她不再去想其他事情了,来时的烦躁情绪消失无踪了。“这个世界上只有一种东西是永恒不变的,那就是死亡。” 克罗尔先生说,“任何一个生命都逃脱不了,而那些有魔力的孢子也一样逃脱不了。作为一个观察者一定要清醒地知道那些孢子是另一个世界的生命,是脱离开观察者生命的自由存在。所以观察者只能去认识和发现它,却无法干预和左右这些孢子。也就是说,人永远不能左右那些孢子的活动。当我刚开始步入这个领域的时候,当我最开始作为观察者认识这些孢子的时候,我自信地认为自己能左右大局。但经过与这些孢子四十年的交锋后,我才明白我左右不了它们。我永远只能是个观察者,而不是个控制者。”克罗尔先生喘了口气,低下头冥想了一阵。然后继续说:“你可能对我这种叙述感觉费解,从而理不出头绪。实际上我的叙述是一种自我意识的表露,很多时候需要你去把握我思想中的火花,那些真知灼见。有些东西我是叙述不准确的,需要你有智慧去破解它。现在我们继续谈孢子吧--一个观察者必须了解自己和孢子之间的相互地位,绝不要去试图做控制者,永远把自己当作观察者。在这个过程中有三点原则需要注意:第一,孢子是有生命的,是活的。它是能够躲避,并有能力随着环境的改变和时间的推移而灵动的。也就是说孢子不具有稳定的形态,对孢子过去的认识不能预测将来。当观察者了解到孢子的新形态后,孢子同样也了解到它被观察者所认识,于是变异就发生了。孢子一定会趋向于向观察者未知的方向去变异。它具有足够的智慧防止观察者捕捉到它的灵动规律。所以,孢子的第一个认识就是它的永恒变异性。第二,孢子不可捕捉性。这是什么意思呢?它的意思通俗的讲就是不可掌控性。观察者不能单独把一个孢子从众多孢子中分离出来,当你把一个孢子从#体分离开后,你会发现其他所有的孢子也都消失了。也就是说,孢子的#体和个体是统一的。孢子无所谓单个,也无所谓多个,孢子是一种即存在又虚无的生命。第三,孢子的单纯性。孢子就是孢子,它不代表任何事物,任何事物也不代表它。孢子单纯到只遵循一种规律,除这个规律外任何的表象都是虚假的镜像。也就是说孢子反映的是整个世界的本原。不要用复杂的理论去表述孢子,越精细的表述越背离孢子的本质。”

     克罗尔先生不去管维奥莱塔这个虽然天资聪颖,但却知识量并不多的女孩是否能听懂,他继续用几乎魔怪搬的语言讲课。这种场景假如被一个不了解真相的人看到真以为是在做某种宗教传道。能告诉我孢子遵循的规律是什么吗?”维奥莱塔轻声问。克罗尔先生转过脸,定定地看着维奥莱塔。片刻,问:“你知道期货市场有名的汉克•卡费罗、贝托•斯坦、迈克•豪斯吗?”

     维奥莱塔摇摇头。

  “汉克•卡费罗是美国证券史上最有名的资深分析师,曾创下连续22月盈利不亏损的纪录;贝托•斯坦曾是华尔街创下一单赚取十亿美金的人;而迈克•豪斯则七年雄居华尔街富豪榜第一。”

  “哦!” 维奥莱塔点点头。

  “但你知道他的结局吗?”

     维奥莱塔又摇摇头。

  “汉克•卡费罗死时身上只有五美元,贝托•斯坦被几百名愤怒的客户控告诈骗而入狱十年,出来时一文不名,而迈克•豪斯更惨,他在四十五岁就破产多次了。”

   “为什么会这样?”

  “原因很简单,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操作成功的概率总是远远高于众人。但奇怪的是他们九十九次成功积累的金钱却没能经受住一次失败打击造成的损失。”

  “为什么会这样?”

 “ 你要问为什么?道理很简单,因为他们试图去控制孢子。他们都认为自己找到一条一劳永逸的预测孢子变异的方案。有时间的话你可以去看看汉克•卡费罗曾经写过的一本有关期货理论的书籍,叫《期货市场黄金技术分析》,书很有名,至今都是期货界人士的必读书。到现在为止很多期货精英依然推崇那种最终只能是失败而绝不会成功的东西。”

 “你的意思是说,他们这些人的失败是源于他们的理论,是这样吗?”

  “对!当他们把经验上升到理论的时候,失败就注定了。我曾说过,孢子是一种智能生命,它具有向观察者未知的方向变异的趋势,而且它总是向观察者未知的方向变异。当它意识到观察者看透了它的真相后,它一定会发生变异,从而让观察者总结的理论失败。”

  “你的意思是说,如果观察者不把经验上升到理论,那么孢子就不会发生变异,对吗?”

  “你说的对!当观察者不试图用规律去解释孢子的时候,那么孢子同样也无法预知自己被观察者认识。也就是说,道在不长高的同时,魔也不会长高;但是道如何试图要超过魔的时候,魔必然要长高。”

。。。上个片段中,那位40年人生经验的期货人,用“孢子”这个词来类比期货市场的行情。一个纵横期市40年的老人,其理解力与所经历的交易的沧桑,难道没有几个三五年经验的小P孩深刻?孢子的生生灭灭分裂组合又是多么的不可揣测。。。当一个定法(指标)上升到交易系统与程序交易,基本也是毁灭的开始。孢子与行情一样,处在未知的无穷变化之中。 均线系统其实是最为高深的指标之一,它的最大价值不是固定死板的运用其某一均线,而是在变化在运用。均线本身就是一个无穷变化的孢子。我从不敢用某一固定均线去做单,无论任何周期。我做不来也看不懂太小的势,我给自己留足够的时间去思考分析评判做计划。勤做功课,认真分析与做计划,是在某一特定时间窗口接近与顺应市场的趋势的捷径。世尊说法,无法可得。一切有为法,皆是梦幻泡影。金融市场的一切有为法,同样是梦幻泡影。所有的法,仅仅是某一个行情,某一个时间段,某一个品种,可能不错的参照物。当你迷信愚痴的认为,找到了定法,那不过是你的一厢情愿。本人从不认为有比均线更好的指标,均线都不该迷信,何况其它?均线都要认真分析,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勤作功课,相对的更顺应市场,难道有定法可以解决这不可揣测的行情?你们所有的开仓的,止损的,止赢的疑问,问我没有丝毫用处,你们应该问自己,问自己每天做的功课够不够。每天不做交易的功课,迷信高手,相信定法的人,不过是最无知最懒惰最游手好闲的一类人。想以定法来一劳永逸,。。。。。。哈哈 所有的开仓平仓所有的止损止赢都是你心目中的法(参照物)的多空转变的一个过程。

    我来定义下我心目中的法吧:

    它漂浮不定无法预测,在某一个时间窗口,寻找一个相对稳固(过往大数概率统计)的势,而我又能承受这个势的多空反转带来的止损。那么我会选择这个法(大势观)作为我当时的参照。我谋取这个大势观下行情运作的时间与空间作为我的回报。所以,迷信高手的止损止赢,没有任何意义。可以参照借鉴学习,但不要复制。你所问的问题,我没法回答你,也不想回答。但我能感觉得出,你是个真诚的,想有番作为的人。你所问的问题,只能说你很好学,并不具有实际意义。如果想从别人的成功或失败或收益率大小或定法中找到安慰与信心,终极一生,都不是你寻求的答案。每一个大型期货公司,券商的信息监控人员,他们见过的高手少吗?但是他们中有几人能成为成功的交易者呢?大中小资金的高手成功案例,他们了解得少?

     我在跟你们或者说我的影子表述一些交易“另类”的东西,慢慢理解。当你在市场的交易之路有了五年,十年,十五年时,分别拿出这篇文章看下,或许有新的发现。你说的股市与期市,难道不是一个市场,本质上就是一个市场。就像我们同样学习艾立信的贴,说句实话,他(她)是男人还是女人,美与丑,交易的开仓依据,止损与技术,甚至于记录的真假等等,我没有一丝一毫的兴趣。我唯一能学到的是什么?想知道吗?那我告诉你吧我唯一知道与学到的重要东西是:在日内交易上,投机岛也有一名能够很好的理解或执行控制自己交易情绪与交易心境的交易者。她的格局也仅仅是停留在日内交易上。

     交易情绪与交易心境,是大成交易员或准大成交易员才具有的一种素质,是对交易技术,市场的本质,人性这三项最重要的交易元素领悟到炉火纯青后才有的功力。

    强大如利物莫,都不是大成交易员,绝对的不是!请你明白。

   强大如巴菲特,都不是大成交易员,绝对的不是!请你明白。

    斯坦利.克罗则是大成的交易员之一!

     如果发生一波究极的变态行情,2008年巴菲特很可能已挂了,但是他胆小谨慎的性格,也可能让他避过究极的风险。

     难道利物莫对市场本质对人性的理解,没有巴菲特深刻?他只是生不逢时。与其说生不逢时,不如说他对交易技术的理解,对浩荡大势的理解还太肤浅。道氏理论的巨大贡献,在于他很早指出了中长期大势的不可逆性!巴林银行的李森100亿美元怎么输掉的?他胆大包天的天真的以为以小仓买进不停补仓,只要钱够多,就可以抵抗股指的中级大势!

     打开图表吧,2005年的2月,中国,美国,韩国,日本,德,法,英等主要国的股票大盘指数都处在日K中级均线压制的绝对空头大势之中。不要说100亿美元,1000亿美元也只能影响,却无法改变股票指数的中级大势,这需要宏观基本面的配合。就像现在,谁能用1000亿把上证指数拉上120日均线吗?这显然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就像现在,如果没有深刻宏大的基本面配合,光是凭借资金,中国有谁能把铜锌拉上日K60,120日均线呢?更不要说商品指数了。5亿,够吗?50亿,够吗?我告诉你,500亿都远远不够!国际联动品种中的大宗商品,跟股指的中级大势一样,具有不可逆性。国内的恶心庄家可以操控PTA之类垃圾品种几天的走势,但也无法操控其中级走势,国际联动的有色,他们把自己卖了,都没有操控一天的能力!我说这么多,是让你理解中级大势的浩荡与不可逆。对中级均线的大势理解深了,赚钱,很可能就是开张吃三年。钱多如利弗莫尔,以及他当时的无与伦比的影响力与号召力,都无法对抗股指的中级均线大势!